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百人牛牛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张云雷:站在“雷区”中心

摘要: 为何张云雷成为那个频频“爆雷”的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娱乐独角兽,作者丨周锐

现在德云社“流量担当”张云雷面临着一个极端情况。

一边,朋友圈里有粉丝热切询问,“朋友们能不能搞到张云雷跨年的演出票,谢了”;一边,微博上官媒点名批评其艺德有亏,京剧界发文严厉谴责张云雷,要求道歉,舆论市场又掀起了“张云雷无艺德”等相关话题。

事情最初发酵于一周前,张云雷与其搭档杨九郎的一段相声表演开始在网络传播。

视频中他以“砸挂”(相声中一种戏谑取笑方式)的形式提及中国京剧表演艺术家张火丁与李世济,调侃中出现了“搓澡”“丁丁”“济济”等荤口玩笑段子。

(图片来自网络)

这个冒犯又有些低俗的片段迅席卷舆论市场,“侮辱梨园女前辈”“艺德有失”等谴责之声一波一波袭来。

11月23日,在视频发酵当晚,以人民日报为首的各大官媒点名批评张云雷,“学艺先学德,做戏先做人”。

11月26日,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发文,要求张云雷就调侃京剧艺术家李世济、张火丁一事道歉,并希望他今后不要再学唱京剧程派唱段。

不久,网络又再度爆出张云雷还曾以“被潜规则”等段子调侃另一位京剧大师梅葆玖。

张君秋京剧艺术研究院对程派研究院予以声援,发文要求张云雷道歉。11月30日,中国曲协也加入“讨伐大队”。

但从11月23日至今,不管是官媒下场还是各京剧艺术研究院的追责,张云雷与德云社都尚无回应。他本人的微博最新一条动态是在宣传自己的首本写真集,德云社与郭德纲微博上则是忙着相声巡演。

舆论分成了两波,一波从谴责张云雷“艺徳有亏”变成了“艺德有亏居然还不及时道歉”,声讨之势愈演愈烈。

一波则根据视频片段,翻查出演出时间,认为这是2018年5月19日张云雷北京专场的演出,今年这类冒犯性段子已经很少出现,“是否有必要追着一个人过去的错误不放?”

而各方舆论齐发,对错争论,张云雷变成了一个“沉默的雷区”,连带着郭德纲与德云社都在舆论风波里战战兢兢。

“侮辱性调侃京剧女前辈”,张云雷埋下的“隐雷”

大众是习惯拿放大镜来审视公众人物的,粉丝越多、放大倍数越清晰,尤其娱乐圈里流量端口的“弄潮儿”,任何行差踏错都有可能成为压垮自己的“稻草”。

这个道理,张云雷作为相声界里罕见的流量担当,已经感受过一回。

今年5月12日,张云雷2018年12月31日在青岛跨年表演《大上寿》节目上的一个砸挂段子被网友翻出,段子中他言语玩笑,“大姐远嫁唐山,二姐远嫁汶川,三姐远嫁玉树”,调侃汶川地震。

(图片来自网络)

视频爆出的时间不可谓不敏感,张云雷迅速引起了大众谴责,“无论何时,国难不能当做玩笑”“伤害遇难同胞”“别拿恶俗当有趣”,紫光阁等官媒则发文狠批张云雷,“艺徳滑坡”。

或许不难看出,这件事与现在再次让张云雷陷入舆论风波的“京剧门”发展脉络有些许相似,旧料翻新,舆论造势,强力谴责。

不同的是,或许由于调侃对象的不同,汶川事件爆发后,张云雷迅速发文道歉。“作为公众人物,我应当谨言慎行,事事做出表率,而不应当在表演中提及全体同胞的伤心事,这是对全体死难同胞的不尊重!事后我深感后悔并深受良心的谴责!”

这件事情以一种最直观的方式对公众展示了,张云雷作为一名相声演员可能埋下的“隐雷”。

相声作为一门语言艺术,源于市井,混合了天桥把式的通俗江湖气与嬉笑怒骂间针砭时弊的讽刺魅力。就算不了解相声的人,都能从春晚或者长辈们的收音机里听到一两句包袱,摇头晃脑说一句“相声讲究的是说学逗唱~”。

换句话说,多年耳濡目染,公众都能感知到,相声是一个拥有假定性的艺术,听相声就是无形中认可了一个情景:这舞台上出现的言论与段子都或多或少带着一定玩笑意味,严肃的话题被解构得不严肃,同辈之间伦理玩笑互占便宜,嘲讽与糟践的目的在于逗人发笑。

郭德纲与于谦的搭配,在郭德纲多次砸挂于谦,“我是你爸爸”各类伦理哏出现,从于谦的父母到爱人,皆成为素材。正义的公众们觉得不厚道,从现实层面上讲也确实不厚道。

但放在德云社相声表演里,被解释为“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只砸熟人”,熟悉二人表演形式的观众哈哈一笑,只称“于氏家族为相声界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而这种形式下,张云雷靠嘴吃饭,必要时台上吹牛扯淡插科打诨,不一定有人当真,但不可避免会留下一些言语上的“污点”。

从汶川地震到这次调侃京剧大师,张云雷包袱尺度把控、砸挂分寸为人诟病,或许细查之下能够发现还有更多的“隐雷”。

一部分人认为“相声不必太过认真”,一部分人则认为即便是相声,有些话题也不能用来玩笑。总体上,这是张云雷表演内容与社会审查上的不可调和。

这次大众与京剧研究院对张云雷的谴责,是由于段子里带上了荤腥色彩,同时还有对前辈的不尊重。“拿京剧大师开涮经过人家同意了吗?”

媒体人杨时旸对这个段落评价道,“张云雷和杨九郎的这个活是相声中一个经典的制式,类似于文学里的类型小说或电影里的类型桥段,也就是说,它有一个经典的固定下来的模板,就是设定一个什么都不会,只懂得吹牛皮的二混子,声称自己爱好京剧,跟业界大佬大咖谁谁都熟,恨不得跟那个角儿都是从小一块尿尿和泥长大的,但实际上最终被捧哏的一步步拆穿,证明他就是一个草包。”

但群众与媒体对于这个“草包”说的话进行了严格处理,舞台上二混子吹的牛,现实里变成了“地雷”。

“隐雷”千千万,为何张云雷频频“引爆”?

需要思考的问题是,如果以这样的道德标准与内容标准对过往相声表演进行排查,那么过往遗留下的“地雷”数量或许比预想更多。

暂且不论曲艺圈里的派系争斗与私人恩怨。网络上已经有人挖出其他旧料,相声演员苗阜曾经也以汶川地震为玩笑段子,调侃国家伟人;作为中国曲协主席的姜昆,相声里曾经调侃将把天安门广场改成农贸市场;郭德纲也曾因为砸挂沙溢、胡可夫妇引起不满……

(图片来自网络)

舆论声讨下,苗阜在微博上发文道歉,“作为曲艺工作者没有起到正向作用 是我的失职,苗阜再次道歉!”2018年苗阜曾为调侃黄家驹而道歉。

这种情况一方面是源于相声文化里的通俗属性,调侃中话题的禁忌感被打破,甚至不惜以打破禁忌感来逗笑观众;一方面则是喜剧表演中有一部分以冒犯感为基础的笑料,如美式脱口秀、情景剧等喜剧表演中市场出现大尺度讽刺笑话、蛋糕砸脸等桥段。

而为何张云雷成为那个频频“爆雷”的人?“原罪”在于,张云雷凭一己之力让相声界“饭圈化”。

从2017年开始,三年里,张云雷实现了从一个相声演员到“相声偶像”的转变。

2017年张云雷伤愈回归,在“德云三宝”全国巡演上,张云雷返场演唱《探清水河》,将玉子(御子)改为吉他伴奏,把一首传统小曲变成民谣风格,他在相声圈内认知度大涨,这也成为他走红的契机。

2018年,他改编后的《探清水河》在微博、抖音等社交媒体平台上传播,歌曲传唱度起高,且成功吸引到一波相声受众圈层外的饭圈女孩,粉丝们喊他“辫儿哥哥”“张二爷”,随后《欢乐喜剧人》《国风美少年》等综艺持续增加他的曝光度。

张云雷真正意义上成为了德云社的流量担当,热度超过岳云鹏、郭麒麟等,同时他本人的公众认知度也在“粉丝举着荧光棒去听相声”“粉丝剪掉杨九郎捧哏留下张云雷单人CUT”“粉丝不许路人直呼张云雷本名”等著名事件中迅速扩大。

同时,张云雷剧场演出票价也一路飙涨。媒体报道,天津剧场,原本80元左右的票价一度被翻炒到4500元。

今年1月,张云雷发布单曲《毓贞》,7小时总销量超70万张,10月发售的个人专辑《蓝色天空》,专辑上线秒破10万张, 11分钟内销售数量超过50万张,销售额突破500万,甚至一度挤爆了服务器。

张云雷饭圈经济日益红火,并逐梦演艺圈,连带着德云社其他成员也开始具备流量属性,相声圈层与公众之中张云雷的关注度大大提升。

而与之相对的是,舆论市场对其感观日益微妙,相声界嘲他,“除了一首歌,人红段子不红”,公众则对于相声演员的极速偶像化感到不适应,饭圈粉丝的过激行为与割裂感也频频让张云雷本人陷入舆论风波。

如今“地雷”频爆既是相声行业隐藏多时的顽疾,也是张云雷粉丝经济急速膨胀后的积重难返。相声演员活在聚光灯下,即便他只是想要取悦一部分观众,但是审视他的却是所有人的眼睛。

今年5月,在经历了汶川事件之后,张云雷接受采访时曾说,“我觉得不上品,我就不要了。以前觉得这些能让观众笑,我舍不得,但今年我必须把这些割舍,宁可观众不笑,我也不能要不上档次的了。”

他或许正在做,但是过往并没有放过他。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百人牛牛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百人牛牛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百人牛牛发表,并经百人牛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大发牛牛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百人牛牛」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百人牛牛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大发牛牛万人牛牛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2

  • 肖平原 肖平原
    回复
    0

    观众其实根本没记性,只要官方不封杀,谁在意呢?

    2019-12-03 19:42 via android
  • 分不清现实真假

    2019-12-03 15:39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