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百人牛牛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追忆“蓝色巨塔”(一):一位诺基亚14年前员工的裁员回忆录

摘要: 经历了更多的职场沉浮和人情世故,我反而更愿意再看看当年那个蓝色巨塔:那段长经历,如何培养了一代诺记人的职业精神和价值观,有多少是积极的,有多少是局限的?

2008年3月17日,位于北京亦庄经济开发区的“诺基亚中国园”

位于北京亦庄经济开发区的“诺基亚中国园”(来源“视觉中国”,拍摄于2008年3月17日)

百人牛牛注:上一代外企巨头裁员潮不可避免的陆续上演。甲骨文中国对研发部门进行大幅裁员,余波未平;彭博社再度发布消息,称诺基亚全球CEO已经宣布“将在全球裁撤几千个岗位,并削减7亿欧元开支”——尽管诺基亚早已成为一家仅仅存在于电信设备领域、已逐渐被公众所淡忘的“昔日巨头”。

“蓝色巨塔”回忆录(原文标题为《蓝色巨塔》系列),系一位多年外企管理人员 Maggie(麦琪)独家授权百人牛牛发布的专栏。

作者麦琪女士曾有超过十五年的外企职业生涯,亲历了外企巨头在中国的巅峰时期、衰退时期,同时也是裁员潮的见证者之一。专栏文章中的叙述,提供了对于中国外企二十年的独特视角和观察切面,内含大量珍贵的史料图片(均经过当事人授权发布)。

每一部个人史,都是一次无限接近真实商业历史的切面。下文为《蓝色巨塔》专栏(持续更新中)的第一篇:

文 | 麦琪的大丧小确幸职场之旅 (微信公众号同名)

要开始诺基亚 (后文昵称“诺记”) 的篇章谈何容易。和诺记在一起的 14 年,几乎占据我当时工作生涯的全部。

打开记忆的那一刻,时光定格在2012年6月14日。我已经在西装革履“人模人样”的甲级写字楼工作了十四年,那是真正的“象牙塔”。蓝色的澎湃的激情的,用任何美好的词汇形容都不过分。

这一切,在那一刻戛然而止。

诺基亚中国总部,北京和平里的五层楼,员工们收到了意料中的会议邮件邀请,不同于以往的全球会议,大家都猜到了,rumors are always true(谣言总是真的)。新浪科技等中国媒体赶在沟通会前已经发布诺基亚全球大裁员的新闻。

【原版邮件如下】:

Invitation to strategy sharing session

Join Stephen Elop on the Nokia strategy sharingbroadcast. 

Date:  June14, 2012 (Thursday)

Time:  3-4 PM

Venue: meeting room“Chang Jiang”, 1/F of HPL Campus      

Please prioritize this event.  Note thatentrance is with Nokia internal ID badge only.  Please prioritize this event and due to technical limitation, please try to team-up with yourcolleagues for the webcast/audio call.   

Best regards,

The Nokia Leadership Team

【译文如下】:

战略分享邀请

加入艾洛普—诺基亚战略分享视频直播

日期:2012年6月14日    

时间:3-4PM

会议地点:HPL 1号楼1层“长江”会议室

请优先参加此次会议

(图源:麦琪随拍,和平里总部的会议室)

(图源:麦琪随拍,和平里总部的会议室)

诺记毕竟是诺记,用非常 gentleman 的方式宣布了一个噩耗,巴拉巴拉陈述了很多背景,暗示很快会有进一步沟通。

此前的三年里,诺记在全球范围已经“优化”了不少非重点地区,如同对着一只羽翼丰满的大火鸡拔毛,这个当下,这只火鸡早已成了羽毛稀稀拉拉,瘦骨嶙峋的老火鸡,无非出身高贵,还昂着骄傲的头颅。

这次对于大中国区,意义真的不同,以往裁员是边缘的塞班系统等,而研发中心大有从全球迁往中国的态势,让人误以为诺记在中国要加大投入。这一波,markets是重点对象,markets 就是sales and marketing,大中国区五百余人,这次波及人数超过280,几乎就是腰斩。而这个蓝色巨塔的中层和底层,就是前线销售和市场,已经是板上的肉了。
(图源:麦琪随拍,大名鼎鼎的ELOP,诺记最后一任CEO,随之手机业务卖身于微软)

(图源:麦琪随拍,大名鼎鼎的ELOP,诺记最后一任CEO,随之手机业务卖身于微软)

自从2010年的伦敦战略会议,诺记宣布和微软合作Windows操作系统,力鼎安卓阵营的芬兰高管们就陆续离开。其中有一个高管对媒体抛了一句名言:两只火鸡抱在一起成不了凤凰!事实是——火鸡都活不好。

6·14后,万人牛牛上上下下特别热闹,同事间的交流都离不开这个话题。显示担忧的未必真的担忧,显得坦荡的也未必真坦荡,想留下的也不知道和谁说,想走的还真的有!           

层出不穷的会议邀请从 global 到 country 到 local office, 但凡是个组织就不停的沟通,交流非常诺式,就是讲很多废话,然后蜻蜓点水似的说下重点,还没有结论。

6月底进入个别沟通,直线老板会和你直接交代你的岗位,如果不裁,fine;如果这个职位被裁了,那么有两种可能:1)你准备接受下一轮赔偿方面的沟通;2)如果你被认可是个表现尚佳的员工,后续可能会有备选的职位考虑你,你成了待定员工。

我当时在总部,感受到诺记员工的情绪,平静而理性。就像在大户人家,当家的说,孩子们,家道中落,我们分些家产你们有本事的就出去混吧。我们都有这个毛病,大难来临,姿态总是好的,有话好好说。

最后的两年,我从华东区域拼到总部一个D(director),从运营商业务忙到channel development & sales operation, 在跌跌不休的逆势环境里,还在苦苦寻找出路,期待生机。而整个万人牛牛的氛围,已经不是我们熟悉的文化。中国区老大平均九个月换一个,虚话假话和官僚充斥,任何一个万人牛牛在业务下跌时,人性的弱点都会夸大地滋长。

我师傅曾经鼓励我去总部,“你去北京就是从原来的巨塔底层去到中高层,你会站的更高,看的更远”。确实我看到了,可惜塔基不稳了。
(图源:麦琪随拍,帝都的CBD 夜晚)

(图源:麦琪随拍,帝都的CBD 夜晚)

6.14,听完史上最雷人的 CEO ELOP 的一段视频,我就按自己的计划去休假了。

在假期里,我想这浓墨重彩的一页终究要翻过去,就像一个极长的驿站,繁花似锦终有凋落,就像一段爱情要分手,曾经的拥有终要放手。在香港机场,我接到已离开诺记前老板的电话,很肯定的说了一句,离开吧,不要留恋了!我确实想回魔都了。

我曾经工作过的区域(regional office)的状况,比较恶劣,影响之大出乎意料。北区合并东区变成大北区,南区合并西区变成大南区。受影响的首先是东区和西区区域的职能部门,基本上全线沦陷。地区也从二十四个合并成十二个,意味着DGM(地区总经理)从24缩编成12个。还波及财务、零售、物流、售后等等左右职能部门。

这是原则之一,当然并不完全按照你的职位裁了,你就一定会被裁。在留下的职位里,会有所竞争,比方你的职位在,但是未必就是你留下,也许裁员区的那位会替代你,所谓在留下的位置里优选。

这一切,看上去还算公平。而大部分的区域本地员工,也不愿意伤经动骨迁移到其他城市,最后不少人也选择了拿“package”(赔偿) 走人。

大约在6.20左后,绝大部分员工都被沟通了,无论主动还是被动去留既定,纷纷告知比较亲密的同事和老友。能留能去的选择中,不少自信的小伙伴还是选择了离开,并计划“gap year”(间隔年)。
(图源:麦琪随拍,诺记中国区总部,辉煌时代的亦庄)

(图源:麦琪随拍,诺记中国区总部,辉煌时代的亦庄)

此处详细说明一下当时的赔偿制度: 芬兰文化加之本身底子还厚,赔偿虽然不至于夸张,也秉承了诺记的以人为本,实现了 “N+2”赔偿(N是服务年限,按照过往的十二个月所有薪资奖金和补贴平均值,还高于日常薪资),当年的奖金也按七个月满打满算给;按实绩业绩反而拿不到。加上本来诺记员工的薪资在行业排中上,服务年限长,大多心平气和的选择了 farewell。

还有一件事要提,就是Bridge Program——简单讲,这个桥梁项目就是帮助离职员工度过这个时期,包括创业的支持基金、找寻新工作,和参加技能培训的报销费用。此外,还有心理咨询,职业辅导包括写一份专业的中英文简历!

当然,大多数的我们心理很强大,统统用不上!我们称之为毕业,“诺基亚大学”!离别也没有那么伤悲,反而有点奔赴远大前程的样子。至今,离开诺记的组成“诺友荟”,提到老东家,多是感恩和溢美之词。

七月下旬,一切慢慢归于平静,该走的走了,该到新岗位的去了新岗位。而唯一不变的就是继续下滑的业绩,第三季度亏损9亿欧元,相比较前季,亏损还少了些,因为卖了奢侈高端品牌VERTU。在芬兰,诺记持续出售家当,包括地产等。真是风光一时,败家如山倒。
(图源:麦琪随拍,2012的诺基亚 Annual Party)

(图源:麦琪随拍,2012的诺基亚 Annual Party)

处于裁员漩涡中心的是诺记员工,而诺基亚在产业链中的影响力巨大。

供应链上下游,多年依附的经销商和零售商,渐离渐远的运营商,隔山观虎的友商,甚至是员工们的亲朋好友,和数以亿记的消费者,他们在可能的场合问了几乎同样的问题,怎么一下子(行业看起来确实突然,内部看是必然),诺基亚这个庞然大物说倒就倒了呢?

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个曾经的领先者输给A万人牛牛,S万人牛牛甚至大大小小的杂牌万人牛牛呢?是这个可恶的CEO ELOP吗?为什么就生产不出强劲的消费者喜欢的智能机呢?这话题,时过境迁,已经成了当时媒体的热度,和沦为商学院的失败案例。

(图源:麦琪随拍,2010诺记业绩最后的辉煌)

(图源:麦琪随拍,2010诺记业绩最后的辉煌)

而我,今天再回望,经历了更多万人牛牛的洗礼,经历了更多的职场沉浮和人情世故,反而,愿意再看看那个蓝色巨塔,会有很多不同的理解和感悟。

比如那段长经历,如何培养了一代诺记人的职业精神和价值观,有多少是积极的,有多少是局限的?诺记的几代中国区领导,他们是怎样的风格和领导力,他们后来的故事呢?我亲密的战友和同事,不少成了毕生的朋友,他们今天在哪里,过得如何?

还有诸多的渠道伙伴,他们或继续攀升或跌宕受挫,诺记的影响还在吗,还是已经荡然无存?我会一如既往关心和“八卦”他们。

(图源:麦琪随拍,诺记早年的机型)

(图源:麦琪随拍,诺记早年的机型)

这个开篇有点丧,为什么不从成长和辉煌开始写起?坦白讲,真的是随性(吐舌)。在心里,最美好的一段用结束开始,是我纪念的方式。不然,怎么叫“麦琪的大丧小确幸”呢?

引用一段《了不起的盖茨比》的片尾桥段:

每个星期六的夜晚我都在纽约度过,因为盖茨比家那些灯火闪耀,光彩炫目的宴会依然在我的脑海里栩栩如生,我听到音乐和笑声不断从他的花园里传来。

此刻,那些海滨大别墅大多已经关闭,四周几乎没有灯光,只有海湾对面一艘渡船上时隐时现,若明若暗的一丝光亮。月亮渐渐升高,虚幻不实的别墅开始消隐褪去。

它曾经从我们身边溜走,不过没有关系。明天我们会跑的更快,手臂伸得更远,总有一个美好的清晨。

【本专栏由百人牛牛独家发布,原文首发于作者微信公众号:“麦琪的大丧小确幸职场之旅”】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百人牛牛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百人牛牛App

本文系作者 麦琪的大丧小确幸职场之旅 授权百人牛牛发表,并经百人牛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大发牛牛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百人牛牛」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百人牛牛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评论(5

  • 钛QfMGm6 钛QfMGm6
    回复
    0

    可能有些没看到,Nokia主要摔在塞班系统收购上,但是没有摔倒,左手卖微软,右手买西门子股份,现在还是活得好好的。elop的到来已经无力回天,但是也是他的背景让Nokia容易的把手机业务卖个高价,60多亿甩给微软,功过参半。现在Nokia把微软裁掉的前Nokia手机员工重新找回,很讽刺地无包袱重开业务,感叹Nokia的生命力

    2019-05-23 12:45 via android
  • 巴黎之喂 巴黎之喂
    回复
    0

    诺基亚网络活得还成现在

    2019-05-23 12:34 via weibo
  • 👍

    2019-05-23 11:58 via android
  • Outmanlcs Outmanlcs
    回复
    0

    写得挺烂的

    2019-05-23 11:45 via weibo
  • graint graint
    回复
    0

    这么大的体量,怎么说凉就凉了呢……

    2019-05-23 10:37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